首页 > 文教 > 文化

文化·寻迹|永济县考略(四):成也永济渠,败也永济渠

文化·寻迹|永济县考略(四):成也永济渠,败也永济渠

来源:聊城晚报发布时间:2021-08-30 11:35:52

001-000_副本_副本.jpg

  冠县东古城镇黄河故道遗址

  文/图 张燕

  北宋熙宁五年(1072年),神宗赵顼下令,降永济县为镇,并入馆陶县。这件事被收录在神宗元丰三年(1080年)成书的地理名著《元丰九域志》中,“熙宁五年,省永济县为镇入馆陶,寻改隶临清”。

  从唐代宗大历七年(772年)设立到宋神宗熙宁五年(1072年)降为镇,永济县共存在了300年。永济县为何而设?在繁华了300年之后,又为何骤然被降为镇?这其中到底暗藏着怎样的历史玄机?

  “成也永济渠,败也永济渠。”聊城市海源阁图书馆副研究员陈清义在其撰写的《聊城运河文化研究》一书中,对永济县建立和废弃的原因进行了总结。在他看来,永济县的300年兴衰史与其西并的永济渠休戚相关。

  “772年,魏博节度使田承嗣奏请唐代宗设立永济县,是想凭借永济渠的便利交通大肆敛财和扩充势力范围。1072年,宋神宗颁布诏令降永济县为镇,则是因为永济渠的淤塞和黄河水患。”陈清义介绍。

  “西并永济渠,故以为名”

  田承嗣在受封魏博节度使的第9年,向唐代宗递交奏疏:请求于张桥行市设置永济县。唐代地理名著《元和郡县图志》对此有记载,“永济县,大历七年,田承嗣奏于张桥行市置,西并永济渠,故以为名”。

  由《元和郡县图志》记载可知,永济县因西临永济渠而得名,它也是我国历史上唯一一座以中国大运河命名的古城。永济渠是隋唐大运河的一条主要支流,由隋炀帝杨广于大业四年(608年)主持开凿。

  成书于唐高宗显庆元年(656年)的《隋书》记录了隋炀帝兴修永济渠时的壮观景象。“四年春正月乙巳,诏发河北诸郡男女百余万开永济渠,引沁水,南达于河(黄河),北通涿郡(今北京市)。”

  永济渠永济县段的兴修并非平地开凿,而是借用了屯氏河河道。《元和郡县图志》对此亦有记载:“汉武时,河决馆陶,分屯氏河,东北经贝州、冀州而入渤海。此渠盖屯氏古渎,隋氏修之,因名永济。”

  “屯氏河是黄河的支流。汉武帝时,黄河在今河北省馆陶县沙邱堰决口,分出屯氏河。608年,隋炀帝开凿永济渠永济县段时借用了这条河道。”聊城传统文化研究会馆陶古城专家委员会主任戴敬仁说。

  永济县隶属于魏州,与唐代魏州治所贵乡县(县治在今河北省大名县县城东北5公里)相毗邻,由田承嗣担任节度使的魏博军直接管辖。772年,田承嗣为何奏请唐代宗在近旁的张桥行市设置永济县呢?

  陈清义认为,地理位置是首要原因。“永济渠在张桥行市穿过,这里交通便利,商贸畅通。田承嗣在受封魏博节度使的第9年在此设置永济县,是想凭借永济渠的便利交通大肆敛财和扩充势力范围。”

001-002.jpg

御河(永济渠)中行驶的船只 (资料图)

  沦为唐末藩镇割据主战场

  在永济县设置后的第3年——775年,野心勃勃的田承嗣终于按捺不住了,发动了他受封魏博节度使后的第一次叛乱。唐代宗派出八镇兵力征讨他,兵败后,田承嗣假惺惺上表请罪,求得唐代宗赦免。

  这次叛乱失败后,田承嗣并未收敛。1年后,汴宋都虞侯李灵曜发动兵变,自立为汴宋留后,田承嗣伙同叛乱。唐代宗命淮西、永平、河阳、淮南、淄青五镇出兵征讨二人,兵败后,田承嗣再次上表请罪。

  “两次叛乱,两度请罪,唐代宗之所以如此容忍田承嗣,正是因为他的强大势力。这两次叛乱的主战场,均在魏博军盘踞的永济渠沿岸。当年,隋炀帝开凿永济渠,就是为了北上收复辽东。”陈清义介绍。

  大历十三年(778年),一代枭雄田承嗣病逝于魏州,享年74岁。弥留之际,他担心儿子田绪无法掌控魏博军,于是将魏博节度使之位传给了野心更大的侄子田悦,命儿子辅佐,开创唐朝藩镇世袭先例。

  唐德宗建中三年(782年),32岁的田悦与成德节度使李惟岳、淄青节度使李纳联合反叛,并自立为魏王,建魏国,置文武百官,将魏州改称大名府。唐德宗派兵镇压,引起战祸连年不息,士卒死伤惨重。

  清末民初,今北京市昌平区出土一方墓志《宋俨墓志铭》,详细记录了墓主宋俨率兵平定田悦等人叛乱的情形。墓志铭中用“收聚尸骸,埋筑丘塚”“积尸遍野,血流御河”16个字,概括了那场叛乱的惨烈。

  墓志铭中的“御河”,就是永济渠。唐末,永济渠沿岸沦为藩镇割据主战场,唐政府疲于镇压叛乱,无暇疏浚永济渠,导致其淤塞。处于永济渠东岸的永济县受战乱影响,经济一度衰退,不复昔日繁华。

  城址毁于永济渠水患

  1072年,宋神宗下令,降永济县为镇,将其并入馆陶县。这道诏令的颁布,意味着存在300年的永济县正式退出历史舞台。堂堂一座京“畿”重县,永济县为何骤然被降为镇?这还要从熙宁四年(1071年)的黄河决口说起。

  宋代水利专志《宋史·河渠志》记载了黄河的这次决口:“熙宁四年七月辛卯,北京新堤第四、第五埽决,漂溺馆陶、永济、清阳以北,遣茂则乘驿相视。八月,河溢澶州曹村;十月,溢卫州王供。时新堤凡六埽,而决者二,下属恩、冀,贯御河,奔冲为一。”

  “黄河宁,天下平。”历史上,黄河“三年两决口,百年一改道”,河水泛滥之地民不聊生。据统计,从周定王五年(公元前602年)第一次改道到1938年国民党扒开河南花园口大堤的2540年间,黄河下游共计决溢1590次,改道26次,其中重大改道7次。

  1071年7月,第四、第五埽的决口就是黄河1590次决溢之一。黄河新堤第四埽位于永济县,它的决口,导致黄河水冲入永济渠,并将其沿岸的永济县淹没。2个月后——1071年9月17日,权判水监李立之上书宋神宗,请求将黄河两堤之间的永济县迁于堤外。

  根据南宋学者李焘编纂的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的记载,宋神宗批准了李立之的奏请。但是,永济县是否真正完成了迁址?若完成迁址,其又迁往了何处?目前,传世典籍和考古发现中均未找到相关证据。

  不过,可以明确的是,在永济渠永济县段被黄河水冲毁一年后——1072年,宋神宗便下令降永济县为镇,将其并入了馆陶县。“永济渠的淤塞和黄河水患,是导致永济县被降为镇的直接原因。永济渠成就了永济县,也摧毁了永济县。”陈清义感慨道。

【责任编辑:庞玉伟】
无限观看版视频,玩弄朋友未婚妻系列小说,和上司出差被中出一整晚,人妻在厨房被侮辱电影